id=”hi-139657″>跋一

sbf老虎机,医之为道.当望闻问切.详审病源.病源未悉.用药之当与不当.固不必论.苟能得其病源.而于药性之温补寒凉攻泻升降.未能洞悉其微.差之毫厘.谬以千里.非徒无益于病.不又有害于病乎.则甚矣药性之不可不察也.但古今来着本草者.不下数百家.若者甚详.惜乎其未能精也.若者甚简.惜乎其未能明也.岂非尽美不能尽善乎.姨丈兆嘉夫子.幼好读书.经史百家.靡不穷究.而于岐黄之学.则肆力尤深.夙有不为良相.必为良医之志.手订本草便读一帙.既将金石草木分门别类.复于各类中细加详审.辨其气味形色而为之缕晰条分.编成联语.虽资鲁者读之.亦能一目了然.绝无冗繁遗漏杂乱混淆之虑.不诚精之又精.明之又明而为本草之善本乎.奉读之余.喜其不徒有便读之名.而确有便读之实.且不徒便于一人.而便于当世之凡学医者.更不徒便于一时.而便于后来之凡学医者.敬缀数语于简末.以质同志云.

〔杜氏药鉴〕二卷 存

医学之要,莫先于切脉,脉候不真,则虚实莫辨、攻补妄施,鲜不夭人寿命者。其次,则当明药性,如病在某经当用某药,或有因此经而旁达他经者。是以补母泻子,扶弱抑强,义有多端,指不一定。自非兼贯博通,析微洞奥,不但呼应不灵,或反致邪失正。先正云∶用药如用兵,诚不可以不慎也。古今着本草者,无虑数百家,其中精且详者,莫如李氏《纲目》,考究渊博,指示周明,所以嘉惠斯人之心,良方切至。第卷帙浩繁,卒难究殚,舟车之上,携取为难,备则备矣,而未能要也。他如《主治》、《指掌》、《药性歌赋》,聊以便初学之诵习,要则要矣,而未能备也。近如《蒙筌》、《经疏》,世称善本。《蒙筌》附类,颇着精义,然文拘对偶,辞太繁缛,而阙略尚多;《经疏》发明主治之理,制方参互之义,又着简误,以究其失,可谓尽善,然未暇详地道、明制治、辨真伪,解处偶有付会,常品时多芟黜,均为千虑之一失。余非岐黄家,而喜读其书,三余之暇,特为诸家本草,由博返约,取适用者凡四百品,汇为小帙。某药入某经、治某病,必为明其气味、形色所以主治之由,间附古人畏恶兼施、制防互济、用药深远之意,而以土产、修治、畏恶附于后,以十剂宣、通、补、泻冠于前,既着其功,亦明其过,使人开卷了然,庶几用之不致舛误。以去备则已备矣,以去要则又要矣。通敏之士,由此而究图焉,医学之精微,可以思过半矣。题曰本草备要,用以就正于宗工焉!

光绪十有三年岁次丁亥孟夏之月受业袁寅顿首

龚氏本草定衡 医藏目录十三卷 未见

休宁 庵汪昂题于延禧堂

〔姚氏药品征要〕未见

按上见于江南通志。

〔亡名氏药性辑要〕一卷 未见

按上见绛云楼书目。

〔邢氏本草辑要〕未见

新昌县志曰。邢增捷少习儒不就。遂精素问内经丹溪东垣诸书。治剂无不立活者。其于证之险。方之奇左验。着医案心法数卷。又着本草辑要。伤寒指掌详解。脉诀删补。为岐黄家指南。性冲和不计赠遗。尤善导引。盖养生以生人。有仁人之术者也。

〔吴氏药性标本〕十卷 未见

婺源县志曰。吴文献字三石。花桥人。幼好岐黄术。既补邑诸生。犹不废方书。久而曰。古人不为良相。则为良医。竟辞博士籍。殚精百家医。及素问等书。所着有三石医教四十卷。药性标本十卷。洪侍御觉山余司徒中宇序之。

〔梅氏药性会元〕三卷 存

陈性学序略曰。春三月。以岁清囹圄之役。奔走沅卢辰溆间。会平溪经幕钱塘梅元实。持所辑药性会元三卷。谒予于舟次。卒业之。词简而详。理约而明。指实而核。族类以部而分。方所以产而别。性味以品而殊。燮之以阴阳。别之以经络。济之以水火。参之以君臣佐使。附之以畏恶忌反。析明验于方施。识成功于已试。不必远稽古籍。近搜旁门。惟按类随索。如持左券。殆照心之方诸。辨昧之指南也。肘后神奇。至今珍之。此胡可秘。因授渠阳备司周南王君。梓以传焉。元实才如操割。谭如悬河。只以数奇。博官戎幕。初抵廨。值平溪亢阳疫甚。施药救之。所全活无算。甲午入棘闱供事。有分试刘司理疾笃。微息垂绝。群医视之。却步而走。元实植方进剂。起死回生。效捷于响。甫旬日康复如初。斯固医神药神。而实此书辨性之功神也。

〔许氏药准〕二卷 存

〔吴氏药纂〕未见

按上见于鹤阜山人小传。

〔沈氏药能〕未见

按上见于松江府志艺文部。

〔万氏本草拾珠〕未见

〔卢氏本草考汇〕二卷 未见

〔杨氏本草真诠〕二卷 存

〔张氏本草便〕二卷 未见

〔亡名氏本草图形〕四卷 未见

按上见于淡生堂书目。

〔徐氏本草大成药性赋〕五卷 存

〔倪氏本草汇言〕二十卷 存

凡例云。是书先尊神农本经。次录陶弘景别录。次唐本。唐新定本草。次甄权药性本草。次孙思逊千金食治。次陈藏器本草拾遗。次孟昶本草。次宋开宝本草。次宋嘉
本草。次日华本草。次东垣用药法象。次丹溪衍义补遗。以至会编蒙筌,并元明旧本。不下四十余种。最后李氏濒湖本草纲目。该博倍于前人。第书中兼收并列。已尽辨别之功。后贤证验确论。每多重载。谟更加甄罗补订。删繁去冗。名曰汇言。志核也。志纯也。一本草诸书。可云渊广。然历考之。主其说。而古今人有不然者。是知用药之神妙。非可执一。不容
弗辨也。谟搜辑往代名言。庶无渗漏。复自周游省直。于都邑市廛。幽岩隐谷之间。遍访耆宿。登堂请益。采其昔所未详。今所屡验者。一一核载。校李氏原本。稍有减增。用供国手之取裁。殊有大裨。一论药集方。必见诸古本有据。时贤有验者。方敢信从。每论每方。必注姓氏出处。公诸天下。犹恐字有讹脱。贻误于人。复再三考订而存之。缔观旁注。略见苦心。至于芟繁汰复。尤不待言。一神农尝百草而定药。故其书曰本草。意必先以草为正。嗣后果木金石禽鱼等继之。故集中先列草部。然取药求其切于治病耳。方士家谓可以供炉鼎服食。如先贤韩柳。历陈服钟乳金丹之误。不止一人。下及砒石可化热痰。生漆可补脑髓。一切荒诞之谈。误听之而横夭者多矣。概屏不录。所以正道术辟邪说也。浙江通志曰。倪朱谟字纯字。少沉默好古。治桐君岐伯家言得其阃奥。治疾奇效。多奔走而延致之。不得则怨。朱谟乃集历代本草书。穷搜博询。辨疑证误。考订极其详核。名之曰本草汇言。子洙龙刻之行于世。世谓李之本草纲目得其详。此得其要。可并埒云。

〔顾氏分部本草妙用〕十卷 存

自序曰。尝闻用药如用兵。余读兵书。而知兵之水土有异也。伎俩不同也。南人习于水战。北人习于陆战。山川利于峻险。边境利于沙漠。或有长于剑戟。长于弓弩。长于矛盾。长于火攻。长于车战者。假使驱陆战者而攻水。则先溺之于波涛矣。驱平原者于险地。则先危之于垒卵矣。易弓弩而戈矛。则措手下能支。易车战而火攻。则倒施自陷。至于天时地利之不可违。彼己虚实之早宜量。此又因时权变者也。予读医书。而知用药亦犹是尔。心肝脾肺肾。药之性也。各走其脏。寒温补泻平。药之能也。各效其灵。引经谬则生克颠倒。补泻差则证候反剧。至于阴阳气运之更改。五方燥湿之不一。表里虚实异形。风寒暑湿异证。又宜因天时人事。而灵应之者也。妙得其机。而适投其窍。药之灵奇也。不犹亚夫武穆之军。有令人不可测识也哉。予故以本草一书分为脏。犹兵之有五部也。其兼经杂药。犹兵之有擅众长堪令使者。类序其寒温补泻。犹兵之各善其长。而各利一方者。昭列于前。井然不乱。俟识者得其性知其能。而各奏其效也。不犹王家之兵。听之能将将。能将兵者之调遣也耶。至于以阴阳五行之微。运用乎草木金石之药。宜是知彼将识九天九地之机。而操纵如神者。噫。当我世而安得医师如赤松卧龙者哉。非曰能之。愿学焉。崇祯岁次庚午一阳日。古吴友七散人顾逢伯君升父题于赞育斋。

〔李氏本草通元〕二卷 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sbf老虎机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