疔疮门主论,明疔疮治法论

凡疔疮取治.其法不一.当先看其缓急.如缓者一日疮
白色而小.二日色白微大.三日色微紫.四日色真紫.此候之缓也.急者五日色青紧小.六日色深青大紧.七日色黑如火灸疮之状.此最急之候.假如身上生一疮.而他处再生一小疮.为之应候.用针挑破小疮.则泄其毒.谓之可治.不可治者他处无小疮.谓之无应候.毒之甚.故不可治也.大抵疔疮四围有赤
肿.名曰有护汤.如四围不赤肿.即是不护汤.亦不可治也.疔之生者则身热头疼.手足温暖.饮食如常是也.疔之危者.睛不转.大渴而喘.唇面青.不进食.五心肿.无有脉.四肢冷.不起床.不精神.腹痛甚于常.是有内疔也.当详内疔条.如治外疔.虽有三十四种之分.而其治法不无少异.当知禁忌.不可误犯.犯之者恐难治也.

华元化曰∶疔有五色属五脏。红属心,发于舌根;青属肝,发于目下;黄属脾,发于口唇;白属肺,发于右鼻;黑属肾,发于耳前。以种类言之。

行疮治法

孙真人《千金方》论疔疮一十三种∶一曰麻子疔,其状肉起,头如黍米,色稍黑,四边微赤多痒。二曰石疔,其状皮肉相连,色如黑豆,甚硬,刺之不入肉微痛。三曰雄疔,其状
起头黑靥,四畔仰
将起,有水出色黄,大如钱孔形高者。四曰雌疔,其状疮稍黄,向里压亦似灸疮,四边浆起,心凹色赤如钱孔者。五曰火疔,其状如汤火烧灼,疮头黑靥,四边有烟浆,又如赤粟米者。六曰烂疔,其状色稍黑,有白斑,疮中有脓水流出,疮形大小如匙面者。七曰三十六疔,其状头黑浮起,形如黑豆,四畔起赤色,今日生一,明日生二,及到十,若满三十六,药所不能治,未满三十六可治。

夫疔疮之初生也,人多不觉。生於头面、手足、肚胁、腰腿间,亦无定处。一二日,必作寒热如疟,头疼,体痛不可忍,其痛稍异於寻常之证,须去遍身寻认其疮。如有小疮与常患之疮稍异,即是疔也。此疮得患,各有所因,而其形状亦各不同。猪疔,形圆而小,疮口内有油,。羊疔形长色白,。牛疔,形圆而小,疮口内无油,。狗疔,形长或带尖,色赤,。驴马疔,其状三角顶上有黑点,根赤,或。

八曰蛇眼疔,其状疮头黑,皮浮生,形如小豆,状似蛇眼大,体硬。九曰盐肤疔,其状大如匙面,四边皆赤,有黑粟粒起大。十曰水洗疔,其状大如钱形,如钱孔,头白里黑靥汁出,中硬。十一曰刃镰疔,其状阔狭如薤菜大,长一寸,左侧肉黑如烧烙。十二曰浮沤疔,其状疮体圆曲,少许不合,长而狭如薤菜大,肉黄外黑,黑处刺之不痛,黄处刺之痛。十三曰牛狗疔,其状肉色
起,掐不破。以上疔疮十三种,初起疮心先痒后痛,先寒后热,热定则寒,多四肢沉重,心惊眼花。若重者则呕逆,呕逆则难治。麻子疔一种,始终惟痒。以上忌禁者,不得触犯,如触犯者,发作难治。惟浮沤、牛狗二疔无所禁忌,纵不医亦不害人,其状寒热与诸疔不同,故不杀人也。凡疔起后,背强疮痛极甚不可忍者,是触犯禁忌,以此为辨。

要知此疮非特猪、牛、狗、羊、驴、马之毒所致。宿水不洁,饮之亦生水疔。豆腐中有人汗,食之亦生豆腐疔。又有气疔、鬼疔,形状虽不一,然其治之之法则一也。

王肯堂曰∶疔之四围有赤肿,名曰护场,为可治。疔之四围无赤肿,名曰不护场,不可治。

疮色缓,第一日疮顶庖色小白,第二日色大白,第三日色微紫,第四日色真紫。

又曰∶疮证急者有应。如生一疔之外,别处肉上再生一小疮即是有应,可用针挑破护场;疮四围有赤肿,生多疮者谓之满天星,饮食如常,头痛身热手足温。

疮色急,第五日色微青小紧,第六日色深青大紧,第七日色黑,其状有如鱼脐,又如炙疮之状,乃最紧急之候也。

陈实功曰∶疔疮有朝发夕死,随发随死,诚外科证中迅速之病也。凡治此证,贵在乎早。如在头面,头乃诸阳之首,亢阳热极所致。其形虽小,其恶甚大,再加艾灸,火益其势,逼毒内攻,反为倒陷走黄之证作矣;既作之后,头面耳项俱能发肿,形如胖尸,七恶顿起,治虽有法,百中难保一二,不可不慎。

疮证吉有应,如生一疔之外,别处肉上再生一小疮,即是有应,可用针挑破护场。疮四围有赤肿,生多疮多者,谓之满天星,饮食如常,头痛身热,手足温。

又曰∶毒发于心经者,生为火焰疔。多生心脏之俞募井之端,唇口手掌指节或手之小指。初生一点红黄小泡,抓破痛痒非常,左右肢体麻木,心烦发躁,言语昏愦。

疮证凶无应,别处肉上无疮,不护场,疔四围无赤肿。内疔,盛渴欲饮水,饮食不进,头眩眼花,护床不动卧不起也,眼白睛痴不转,唇舌青,腹痛甚者,有内疔。五心肿,手足玲,气粗无脉。

又曰∶毒瓦斯发于肝经者,生为紫燕疔。多生手足腰胁筋骨之间,或足大指。初生便是紫泡,次日破流血水,三日后串烂筋骨,疼痛苦楚,眼红目暗,指甲纯青,睡语惊惕。

桃红散,治诸疔疮,虽有凶证迭见,六脉俱绝死者,此药悉能主之。

又曰∶毒瓦斯发于脾经者,生为黄鼓疔。初生黄泡光亮明润,四面红色缠绕,多生口角腮颧,眼胞上下及太阳正面之处。便作麻痒,绷急硬强,重则恶心呕吐,烦渴干哕。

蟾酥信石各少许蝉蜕去足翅斑猫去足翅,各三个蜈蚣头一个国丹五钱风化石灰一两,沙锅盛,瓦片并炭火峦一时久,取出

又曰∶毒瓦斯发于肺经者,生为白刃疔。多生手大指。初生白泡,顶硬根突,破流脂水,痒痛骤然,易腐易陷,腮损咽焦,毛耸肌热,咳吐脓痰,鼻掀气急。

右各制,同研为末,令极细,指爪甲刮葱白皮内涎调药。先以禾叶针针破疮口,可深半寸。凡疔疮必有红丝路,可随红丝斜下针。如疮在胸以上,可斜向下;如在胸下,可针斜向上。盖疮毒喜趋心,故下针亦随毒气行也。出针后,疮口有恶血,须令出尽,别将蟾酥一粒如麦粒大,入在疮口中,用针送令深入,却以前葱涎所调药敷疮口,莫敷在好肉上,用冷水浸湿纸二三十重贴在药上,封固疮上。如清早封固至晚,觉疮口热即去纸,水洗去令摩,用玉红散掺疮口,疮口必有数日臖作疼痛,只用玉红散掺疮,仍日用葱汤洗。然疔疮之证虽危恶,但能用针破疮口,入蟾酥在内,以桃红散封固疮后,即可保其回生也。至如疮口臖作疼痛不可忍,可不必忧,此非疔毒为害,乃是蟾酥在衅作腐烂疔毒,故尔痛也。可采芙蓉叶,桑叶亦可,擂敷疮四围,散其血,勿令血潮,日夜各换一药,须洗疮后上药,其疮安好不日也。

又曰∶毒瓦斯发于肾经者,生为黑
疔。多生耳窍、胸腹、腰肾,及足小指涌泉偏僻软肉之间。初生黑斑紫泡,毒串皮肤,渐至肌肉,顽硬如钉,痛沏骨髓;重则手足青紫,惊悸沉困,软陷孔深,目睛透露。

若疔疮初发时,必发寒热身疼,此乃毒气在表,当汗而解,自沸汤主之。老人、虚人、孕妇,不宜汗下,止用桃红散拔毒。

又曰∶红丝疔起于手足节间。初起形似小疮,渐发红丝上攻手膊,或攻大腿,令人寒热,恶心呕吐。迟者红丝至心,常能坏人。急用针于红丝尽处挑断出血,寻至疔上挑破,插入蟾酥条,膏盖,内服蟾酥丸发汗,追出疔根,得脓自愈。

自沸汤

又曰∶唇下疔又名马口疔。

白矾五钱青黛三钱冢间贴背乾石灰三钱

又曰∶手掌心疔又名擎珠疔。

右件同为细末,研至无声为度,打和令匀。每服三钱,井花水半碗调,柳条搅千百下令匀,顿服之。厚衣盖覆良久,用葱豉汤入醋少许,极热服,少助药力,得汗而解。

又曰∶患疔经五六日不瘥,目中见火光,心神昏昧,口干心烦,呕吐不定,皆属疔毒内陷,均须速治。

若始不觉是疔疮,不曾以前法出汗,过数日方觉,则寒热体痛皆罢,毒气入裹矣,须用利药使内中毒气下泄,雄黄丸主之。

冯鲁瞻曰∶疔者,经曰∶膏梁之变。盖因膏梁之人皮肉浓密,内多滞热,故变为疔。然古方计有一十三种,三十六疔之分,总由脏腑积受热毒,邪气搏于经络,以致血凝毒滞,注于毛孔、手足、头面,各随脏腑部位而发。其形如粟米,或痛或痒,渐至遍身麻木,头眩寒热,时生呕逆,甚则四肢沉重,心惊眼花,经虽所载疔色有五,以应五脏,其实紫黑及黄泡者居多,先痒后痛,先寒后热也。宜内服发散解毒攻托之剂,外敷拔毒菊花叶、苍耳草之类。大概疔已成脓,则毒已外泄,可无他虑。惟在初起,最宜谨慎,疔毒攻心,祸如反掌。盖疔由心火蕴结,故其疼痛异常,为害甚速,病患口嚼生豆,不觉豆腥者即是也。若于耳后方圆一寸发者尤甚。盖水枯火炽之极也,不可妄动,如抓破见风毒,即内攻不救。

雄黄丸

又曰∶红丝疔者,又名血丝疔,发于两手指,而作红丝,渐渐行至关节,势必杀人。可先以线扎住红纹之处,次将银针砭去恶血,以药涂之,上者血红,次者血紫,下者血黑。若一失治,则稽留不散,轻则烂伤堕指,重则入腹而死。

雄黄郁金各五钱巴豆半钱,去心壳略去油

又曰∶《内经》以白疔发于右鼻,赤疔发于舌根,黄疔发于口唇,黑疔发于耳门,青疔发于目下,盖取五色以应五脏,各有所属部们。又有发于或肩或背,或腰或足,发无定处。如在手、足、头、面、骨节间者最急,其余犹可缓也。

一方加信石一字许,不可多,用清油煮半日,取出晒乾入药。

李东垣曰∶疔上按之碜痛应心者,是疔也。秋冬寒毒久结皮肤中,变作疔疮,不急治之,日夜根长,流入诸脉数道,如箭入身,颤掉不已。若不慎口味房室,死不旋踵。

一方加斑猫七个,去翅赀,糯米炒变色,去米用以治瘰疬。

申斗垣曰∶夫疔疮取治,其法不一,当先看其缓急。如缓者,一日疮
白色而小,二日色白微大,三日色微紫,四日色真紫,此候之缓也;急者五日色青紫小,六日色深青大紧,七日色黑如火灸疮之状,此最急之候。假如身上生一疮,而他处又生一小疮,为之应候。先用针挑破小疮,则泄其毒谓之可治;若只有一疔,他处无小疮,谓之无应候,不可治。疔无应候,是毒瓦斯之甚,故不可治也。大抵疔疮四围有红赤肿者,名曰有护场。如疔疮四围不赤肿者,即是不护场,不可治也;有护场方可治也。疔之生者,身热头疼,手足温暖,饮食如常,是常疔也。疔之危者,眼转大渴而喘,唇面青,不进食,五心肿,无有脉,四肢冷,不起床,不精神,腹痛甚于常,是有内疔也。

一方加玄明粉三钱以治咽喉肿痛,喉闭等证。

周文采曰∶凡疗疔疮,皆宜刺疮中心至痛处,又刺四边十余下,令血出,去尽恶血,敷药。药力得入针孔中方佳,若药不达中,药力难达,反致误事。又看口中颊边舌上,有赤黑如珠子者,是疔也。

右各研为细末,面糊为丸,如绿豆大。每服七丸,冷茶清吞下,取利为度,如未利再服。

《养生篇》曰∶人汗入肉,食之则生疔疮,不可不慎。

玉红散

窦汉卿曰∶凡疔疮针刺患人手足中指不痛者,难治。又曰∶如疔在头面、手足、骨节间者,甚急。又曰∶疔疮头陷碧绿色者,不可用针刀出血。又曰∶疔疮日久溃烂者,不可用针出血,只可用刀割去腐肉。又曰∶疔疮生根入腹者便死,用磨针刀铁浆水一碗,丝绵滤净,银锅内煎三四沸,服之,病者须臾肠鸣,行得一二次苏醒方妙。

寒水石一两,火毁轻粉国丹各少许

又曰∶疔疮不破则毒入肠胃,惟蝉蜕极效,用一两为末,蜜调下。又曰∶疔发于太阳眼边者,名曰钉脑疔,十死一生。又曰∶疔疮脓水出,孔如蜂窠,病易瘥也。又曰∶凡人暴死多是疔毒,急取灯遍照其身,若是小疮,即是其毒,宜急灸之,并服飞龙夺命丹等药,亦有复苏者。

右件研为细末,掺疮口,日夜二洗二换。盖蟾酥膏、桃红散皆为毒药,故令疮疼痛。用玉红散解二药之毒,用二药散其血,则当自然安矣。

窦梦麟曰∶嘴唇痘疔,初生米大,或粉刺挤破,入汤火风气,即要变为疵疮,疵疮即疔之别名也。先用葱白同飞龙夺命丹五粒和嚼烂,熟酒半碗送下,以衣覆患上,略出汗为妙。上午服药,下午即将绝利磁锋划破疮口十字,即掺飞龙夺命丹末在内,而外用蟾舌研烂,蟾肚底皮贴之,内服追疔汤剂。若发须发者,即剃去须发。如前法治之。此法静夜细思,试而行之,百发百中,活人多矣,焉敢自秘,遂并梓行。病人一个月内无色欲者,患处平妥无
肉,乃其征也。

若一时未能辨#1前项蟾酥、桃红散等药,可用李世安一宗治法主之,功效尤速。

陈远公曰∶有生疔疮者,疼痛非常,亦阳毒也。初生之时,人最难辨,但以生黄豆令嚼之,不知腥者便是。其疮头必发黄泡中现紫黑之色,细看泡中必有红白一线通出泡外。凡疔生足上,红线由足入脐,疔生手上,红线由手走心,如生唇面,红线由唇面至喉,如见此红线,即于尽处以针刺出毒血,则免毒攻心。若现白丝,不必刺也。总以消毒泻火为主,世人戒用官料之药,此乃不知医之语,毒非药安得除哉!拔疔散治之,紫花地丁、甘菊花各一两,水煎服。一剂红线除,二剂疔散,三剂痊愈,不必外治挑疔之多事也。若已溃烂,加当归二两治之,不必四剂,毒尽肉生也。

李世安治行法

胡公弼曰∶猪疔其形圆而小,口内有油,忌食猪油、猪肉。牛疔其形圆而小,口内无油,
起掐之不破,有寒热,忌食牛肉。狗疔其形长而带尖,色赤,有寒热,忌食狗肉。羊疔其形长而带白色,有寒热,忌食羊肉。瓜藤疔不计其数,其形圆长如瓜形,因食瓜毒而生,忌食诸瓜。豆腐疔其状白泡,三日内顶陷,因食豆腐,内有人汗而生,忌食豆腐。气疔其形或大或小,
白如有气在内,因感恚怒而生,忌气恼。鬼疔其形大小不一,因中邪毒之气而生,异于诸疔,比气疔更甚,令人言语如见鬼状。

当归散

红丝疔其形缕缕赤色如丝线,周身缠绕,宜松针刺去血,忌热物。内疔言其于内,脏腑上腔子里面,喉内、口内,与外疔更不同利害,宜托里追疔。萝葡疔其形黑兼紫如水晶,故名之。
白黑血毒水宜去之,宜托毒。杨梅疔形黑紫如熏梅,状若遍身杨梅疮,内杂疔疮一二个,则令通身疮不起发,须针刺出毒,服托里土茯苓等药。鱼脐疔如鱼之肚脐,多生胳膊肚、小腿肚上,乃手足阳明经分毒瓦斯,治宜加引经药。蜈蚣疔形长如蜈蚣,亦有头足,发寒热,因饮食中被蜈蚣游走遗毒于内而生,宜加雄黄。

当归尾二两川芎乾葛荆芥穗乌药白芷川独活赤芍药升麻各一两羌活甘草防风去芦枳壳各半两红花苏木各二钱半

程山龄曰∶治疗之法,贵在乎早,初起即治者,十全十活,稍迟者十全五六,失治者十全一二,内服莫妙于菊花甘草汤。项之以上,三阳受毒,必用针刺挑断疔根,插药膏盖;项之以下,三阴受毒,即当艾灸。

疮疼痛者,加乳香、没药、白芷各五钱。

灸之不痛,亦须针刺插药自效。

疮热不退,加筀竹青、山栀仁各少许。

疔疮门主方

大便闭,加枳壳一两。

菊花甘草汤 治疔之圣药也。

燥烦,加灯心十茎、竹茹一块。

菊花 甘草

渴者,加天花粉一两。

水煎顿服,渣再煎服。

肿者,加甘草节、降真节各半两。

反唇疔、擎珠疔 经霜南瓜蒂 灰,加冰片少许研细,麻油调搓。

眼晕,加川芎、白芷、刑芥、防风。

马口疔,生唇下者是 新鲜鲢鱼血磨蟾酥涂之。

渴而小便闭者,加滑石一两。

拔疔法

右件吹咀,每服五钱,灯草十数茎,乌豆十粒,水一锺半煎至八分。病在上食后服,病在下食前服,连进取效。

巴豆 磁石

若患疔疮,始初不觉,不曾用前法出汗,过数日外证皆罢,或在腹胁之间,或在胸腋之下肿起,此乃毒气入裹所致,宜用霹雳火治之。若服当归散外证不解者,亦急用霹雳火发散。

用葱涎和蜜为膏,敷疔上。

霹雳火法

血疔,出血不止者是 真麻油一盅,服下自止。

鹅卵石炭火煅通赤,用淀桶一只,先置竹椅一只於桶内,又用一杓置竹椅下,令病人裸体坐於椅上;用荆芥为末,调下酸米醋一器,却置煅石於杓内,即用荆芥醋淋沃石上,火力不可大煅灼人,恐病人难禁。若火力已微,汗尚未透,可再加火力,再沃之,沃时桶口用衾覆盖,别用一衾盖病人头上,止留口鼻在外,令遍身汗出,须要头面皆有汗,病即除矣。此法绝妙,老人、虚人、孕妇有不宜汗下,可针破疮口,用海马拔毒散点疮,酒煎苍耳服。至如毒入裹,用霹雳火时,病人不须入桶,止用一小水桶,依前法以杓盛煅石在桶中,用醋淋沃,令病人侧身,以肿处覆在桶上四围,用衾被遮护,勿令气泄,良久肿处出汗。如汗未透,可再加火力,再沃之,须令肿处汗透,却不必遍身汗也。

蟾酥饼
兼治脑疽、乳痈、附骨疽、臀痈一切恶证,或不痛,或大痛,或麻木,用此敷贴疮头。

若疮在两胁间,毒气欲奔心,乃危急之证也。可急於患处尖上,用艾炷灸三五壮,仍於灸穴前后针出少血,灸疮四围有疱起吉,无疱凶。若疮生於虚软不便处,不可用针灸者,可用松针截法,针断红丝路。如疮生於两胯间,毒气欲奔肾者,用松针於两胯红丝路尽处,针断出血。如疮生头面上者,可於项间丝路尽出,针断出血或各处红丝路亦有不现者,亦可以意消详,用松针针之。

潮脑 朱砂 真蟾酥 没药 乳香 明雄黄 巴豆霜

凡用松针者,盖因红丝路不现,无可下手处,故用此法,於颔下、两腋间、两胯间虚软处下手,针断毒气,毋令攻心攻肾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sbf老虎机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